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电商平台处罚卖家“没商量”,谁来监管平台的“监管”?

时间:12-08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42

电商平台处罚卖家“没商量”,谁来监管平台的“监管”?

近年来,因电商平台对平台上的商家进行“监管”而产生的纠纷屡见不鲜,由此引出平台自身监管如何完善的话题。近日,武汉一家经营保健食品的小商家自称遭遇某头部电商平台(下称“D平台”)不公正处罚,由平台审核通过的一款保健茶饮刚一销售就被平台冻结了货款,并扣除了保证金。对此,D平台回应第一财经称,该商家“宣传或暗示其商品具有壮阳功效”,违反了平台“不得虚构或夸大产品功效”等相关规定。记者注意到,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存在大量商家对各大线上平台冻结货款、扣除保证金的投诉,有的投诉是商家退店后申请返还保证金而不得,有的是商家被平台扣除保证金后申诉失败却原因不明。专家称,平台对商家行为负有监督管理责任是理所当然的,但如果平台的“自由裁量权”过大,则可能构成对商家的过度干预和“霸凌”,甚至可能催生非法牟利的冲动。如何监管平台的“监管”,值得制度规范。卖家不满平台处罚近日,第一财经接到报料称,2023年3月15日,武汉健仁通公司(化名)因经营需要申请入驻D平台网上店铺,并按照平台要求签署《电子商务开放平台店铺服务协议》,交纳保证金50000元。此后,健仁通公司在平台申请上架商品“北京同仁堂枸杞人参八宝茶”并提交相关申请材料。15天后,D平台审核通过,上述商品开始上架销售。截至今年6月12日,健仁通公司共售出三单商品,货款共计59.85元(19.95元/单×3单)。6月16日18时39分,D平台突然通知冻结该商家的货款,理由是“虚构或夸大产品功效”;仅一分钟后,D平台又以同样的理由将上述商品封禁并扣除保证金50000元。次日,商家向D平台申诉。6月18日,D平台告知其申诉失败。健仁通公司称,平台此后就关闭了所有沟通渠道,再无法与平台取得联系。湖北朋来律师事务所律师马聪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如果商家所述属实,那么D平台的上述行为是值得商榷的。记者获悉,目前该商家已向青岛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决D平台网上店铺业务经营者退还货款59.85元和保证金50000元。本月6日,D平台回复第一财经记者称,经核实,该商家宣传或暗示其商品具有壮阳功效,违反平台“不得虚构或夸大产品功效”等相关规定,于今年6月16日扣除严重违规分12分,冻结货款并清退店铺。因该商家整改情况较好,已于10月底继续经营,相关货款已解冻。截至7日晚间21时发稿,D平台尚未应记者要求提供“商家宣传或暗示其商品具有壮阳功效”的相关认定依据,仅告知记者“一张图有挺明显的暗示,但这个是不对外透传的”。D平台相关负责人表示,针对部分创作者和商家虚假描述普通商品效果的违规行为,该平台开展了“打击壮阳减肥等商品功效虚假宣传”专项行动。违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通过商品外包装、商品详情页、飞鸽、直播或短视频内容等渠道,使用文字、图片、口播、道具等方式,明示或暗示“壮阳”“减肥”等功效。平台对违规商家和创作者采取停业整顿、扣除保证金、清退店铺、冻结违规货款、封禁开播权限、关停电商功能、扣除信用分等处罚措施。今年1~6月,D平台共封禁32000余件违规商品,前置拦截超20万次违规商品发布。2000多个违规商家被停业整顿,5600多个严重违规商家被清退店铺,其保证金、货款和违法所得均被平台冻结,将用于赔偿相关受害消费者损失。同时,1000余名“带货达人”因在直播或短视频中隐晦暗示“壮阳”“减肥”等虚假效果,并在商品售卖过程中夸大虚假宣传,对消费者实施欺诈行为,被平台永久关闭电商权限。谁来监管平台的“监管”?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出现健仁通公司类似情况的抖店卖家不在少数。在黑猫投诉平台上,记者输入“D平台 保证金”,出现了7500余条投诉件,有的投诉是卖家退店后申请返还保证金,D平台不予退还,有的是卖家被D平台扣除保证金后申诉失败的投诉。一位在D平台卖饰品的商家不想继续经营了,但D平台扣除了商家保证金,不予退还。这位商家投诉称,小店既未产生一单生意,也没有收到任何买家或品牌方的举报,却被平台认定为“售卖假货”而扣除了2000元保证金。还有一位学生党卖家称,交纳的2000元保证金,开店仅一个星期就被D平台扣光了,“中途也没有警告和提示,我觉得不合理,要求退费”。另一位卖家投诉称,D平台以诱导第三方为由,扣除了自己的保证金和处罚12分,导致网店无法正常经营,但“经自查后并无所谓诱导第三方之行为,与平台方沟通无果,(平台方)拒绝出示诱导第三方证据”。不只是D平台,各大电商平台均存在因扣除保证金而被投诉的现象。黑猫投诉平台上,一家J平台店铺因经营不善打算退店,但平台迟迟不退还保证金,“J平台之前显示保证金是60天内退还,现在过了2个月了,后台偷着改为360天才能退回保证金5万元”。上述卖家投诉,记者暂未从相关公司处获得回应。律师马聪认为,保证金应该用于卖家履行承诺的一种保障,当买家因为卖家的责任遭受损失的时候,用它来赔偿买家损失以维护消费者权益,而不该用作电商平台对违规或违法卖家的罚款。出售假冒、盗版商品、无证销售食品等违法行为,应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进行调查、处罚,电商平台作为企业只有监督和向有关部门报告的权利。上述饰品网店的卖家亦在投诉件中阐明:“我的诉求是D平台退还保证金。就算要罚款,罚金也应该入国库,而不是进企业的口袋,否则就会导致平台出现乱罚、甚至套路罚款的营利现象。”马聪说,我国电子商务法和第三方电子商务交易平台服务规范等法律法规并没有赋予电商平台执法权。各大平台整顿涉嫌违规商品是应该的,但通过冻结货款、扣除保证金的方式就涉嫌违法了。因为平台和商家之间本质上是一种合同关系,应该按照合同关系去处理。如果卖家确实出现了违法行为,平台应举报到相关政府职能部门进行处理。建议国家在制度层面规范电商平台监管卖家的行为。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