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李连杰,已交代身后事

时间:02-23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24

李连杰,已交代身后事

记忆中的李连杰,好似一瞬间变老了。此前,他是少林寺弟子觉远,是一代宗师黄飞鸿,也是功夫皇帝方世玉。他被公认为引发了继李小龙之后第二次全球武术热潮。在那个崇尚英雄的时代,李连杰塑造的武侠世界让人心驰神往。“武术一抱拳,这叫五湖,这叫四海,一家人。”如今,李连杰的每次露面,都伴随着大众对他颜值变化、年龄衰老的讨论。最近的图片中,他戴着厚重的眼镜,脸上皮肤松弛,老年斑肉眼可见,抬头纹已经很深了。往昔的意气风发和眼前的老态龙钟形成强烈冲击,众人唏嘘不已。流言越传越凶,后来他被传死亡,几度登上媒体热搜。向太陈岚看不过眼,公开回复:“你到底死了多少回?又传你走了!今早你还和我请安啊。”2023年底,李连杰接受访问,回答这类对“李连杰”的讨论时,他摇了摇头,笑着说:“谁是李连杰啊。”“李连杰只是人们对于过去电影上的一种包装,一块破瓦。”他说已向妻子利智交代了后事:“后事一切从简,不用立碑也不用办丧事,树葬海葬都无所谓。”人生过半,李连杰回看此前的自己,分了三个篇章:小我、大我、无我。40岁之前,他活在小我的世界里,人生节奏用几个关键词足以概括:努力、成名、养家、让妈妈感到骄傲。那时,他生命的底色也如少林拳脚一般,被凌厉招式所带起的阵风刮过。李连杰近照李连杰懂事得比同龄人要早许多。早在他2岁时,父亲意外去世,全家5个孩子靠着母亲的工资生活,一个月41块钱,要掰成几瓣花。多年后,李连杰在演讲中提到童年,记忆尤深。上小学后,他依旧穿着姐姐传给哥哥,又被哥哥传给自己的裤子,“我每天上学的时候都用手紧紧捂住口袋,怕人家看到女式的裤袋”。好在,这样的窘迫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一年级那年,什刹海体校到厂桥小学招收武术运动员,李连杰被推荐上去。面试过后,他被冠上一个头衔:好苗子。李连杰和母亲在武术行当里,与好苗子相伴的,是疾风骤雨。8岁时,李连杰每天训练时长就有8小时。他和教练抱怨脚疼,教练让他练手。后来手折了,教练回他:“一不怕累,二不怕死,你还没死呢,接着练。”小小年纪的李连杰,在不知道苦练的意义之前,就尝到了苦练的代价。习武这些年,他身上大伤小伤都有,膝盖骨也在训练中途被摔断过。时任什刹海体校武术教练的吴彬曾回忆,那时,武术比赛复办不久,为了在全国比赛中取得优势,他通常会给运动员们增加训练难度,“李连杰的难度在当时可以说是最高的”。李连杰在体校时1974年,李连杰被推荐参加全国武术大赛。《武林》杂志如此描述这场比赛中的李连杰:“一个套路五六十个动作,他能在80秒内一气呵成,招招干净利落,节奏鲜明……他的技术扎实、全面,刀、枪、棍、剑、拳脚对练都颇具功夫,其中尤以刀、拳最精,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这一年,11岁的李连杰获得少年组冠军。次年的全国运动会上,他以12岁的年龄报名成年组比赛,出乎所有人意料,力克所有成年选手,获得全能冠军。上世纪70年代后期,他多次随队进行国际访问,在四十几个国家,代表中国表演武术。15岁的时候,他已经连续5次夺得全国武术冠军的头衔。儿时李连杰随队访美与基辛格握手从被选入体校开始,李连杰每个月都会给家里带回在体校的5块钱“工资”。直到16岁,他的工资涨到88元。当时,这个工资级别已经和高级工程师同级。李连杰心里明白,武术运动员这条路,他已经走到了头。“我已经用五次冠军证明了我,我还能证明到什么时候,十年吗?不可能。你总有老的时候,总有改变的时候。”恰在此时,一个崭新的机会,出现在他的面前。李连杰(右)旧照上世纪70年代,一部《精武门》横空出世,李小龙燃起银幕上的武术魂。为了提振民族自信心,电影行业决定,要拍一部有关少林寺和太极拳的电影。最开始,《少林寺》由京剧演员担纲主演。拍到中途,制作公司不满意成片效果,找来导演张鑫炎,重新拍摄。张鑫炎提出两点条件:改剧本;换演员。他想让真正的武术运动员来担任主演,如此才能真正展示少林功夫的独到之处。比如,影片中昙宗大师的扮演者,是山东武术运动员、七星螳螂拳传人于海。反派王仁则的扮演者,则是曾经的武术全能冠军于承惠。剧组在全国范围内挑选演员,选来选去,主角觉远迟迟定不下来。张鑫炎认为,觉远的年纪应该在20岁以下,要有朝气,性格要活泼。于是,他想到了李连杰。《少林寺》剧照多年前,李连杰曾随中国武术代表队在中国香港表演,张鑫炎就坐在场下。他还记得李连杰每表演完一个武术套路都要向观众微笑致谢,看着格外讨喜。就这样,机缘巧合之下,李连杰得到了这个机会。《少林寺》中的李连杰1980年,《少林寺》在嵩山开机。一则报道称,当时的少林寺年久失修,破败不堪。“野草齐腰,没有像样的路,只剩一个山门并没有武僧,只有10位70多岁的老和尚。”为了拍摄,剧组翻新了山门,辗转全国多个寺院取景。没有电影特效的年代里,每个演员必须是真把式。副导演施扬平介绍,动作设计上采用的是“谁打谁编”原则,每个演员同时也是武术指导。1982年,《少林寺》上映,掀起了狂热的武术浪潮。在那个每张电影票只有1毛钱的年代,《少林寺》的票房高达1.6亿。有媒体推算,这部电影的观影人次超过了5亿次。《少林寺》剧照那时,商店的收录机里传唱着电影主题曲《牧羊曲》,李连杰的海报张贴在无数卧室的墙壁上。许多青少年偷偷去了嵩山,所影响的圈内人也不在少数。8岁的王宝强在村口的幕布上看完了这部电影,哭喊着要去少林寺。贾樟柯也说,自己曾为《少林寺》疯狂,跟着奶妈的儿子学了段时间的武术。观众都以为银幕上的觉远和尚深藏不露,其扮演者或许正是武林高手。谁也不知道,就在电影公映前,19岁的李连杰在一次武术训练时,摔断了腿。“武林高手”被医生下发了“审判”:医生能做到的最大努力,是保证他以后可以正常走路。医生还告诉他,如果再运动,骨头就会再断,断得太厉害了,筋就接不过来了。李连杰不甘心命运会以伤痛结尾,那时,他好不容易找到了新的奋斗目标:“我要通过电影,去宣传中国武术。”《少林寺》海报江湖上流传着一则旧事。早年间,李连杰随队访美。尼克松看过他的武术表演后,问他有没有兴趣做保镖。李连杰回他:“我不想去保护一个人,我想保护亿万中国人。”后来,《少林寺》蒸腾起武术热,觉远和尚成为八十年代的时代印记,李连杰也由此感受到文艺作品无与伦比的影响力。“我当年表演了10年武术,每一场一般只有几百位观众,最大规模的一次是在首都体育馆,也只有18000人。但一个电影就有好几亿人看,这就是电影的魅力,有它的传播力量。”1983年,他趁热打铁,接拍了《少林小子》,又接过邵氏电影的橄榄枝,拍了《南北少林》。他拖着伤腿,在少林题材里打转,一遍遍地出拳、踢腿。也是和邵氏的这次合作,让李连杰感受到赛场之外,江湖的复杂。他曾说,拍摄《南北少林》时,内地演员与中国香港的演员在待遇上天差地别。内地演员的片酬是一天两三块钱,且没有创作上的参与权,香港演员一个月却能有15万的薪酬。之后,他自导自演了《中华英雄》,还应罗维邀请,与周星驰合作了《龙在天涯》,但观众对他的新形象并不买账,反响平平。李连杰的少林弟子形象90年代初,徐克给落寞的李连杰续了口气,邀请他出演电影《黄飞鸿》。制作公司是当时风头正盛、推红了李小龙的嘉禾影业,武术指导还请来了大名鼎鼎的“八爷”袁和平。李连杰把这部电影视为自己的翻身之作,主动为电影设计了动作剧情。十字拳、无影脚,乃至黄飞鸿双手展开的亮相架势,都是李连杰本人设计。“这部戏的武打设计最要紧的是有型,不在乎什么具体拳脚功夫。拍摄方法也很有帮助,可使动作看起来赏心悦目。”《黄飞鸿》剧照结果没有辜负他的期待。尽管黄飞鸿的故事被多次搬上银幕,时至今日,提起黄飞鸿,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李连杰塑造的样子。《黄飞鸿》《黄飞鸿2》《黄飞鸿92版》《黄飞鸿3》……90年代初期,李连杰源源不断地贡献着票房销量,没人知道,危机早在暗中窥伺。《黄飞鸿》里的李连杰1992年,李连杰被曝出罢演《黄飞鸿2》,公开指责嘉禾公司的不公平待遇,更换了经纪人。没过多久,新经纪人意外去世,爱人利智又身陷债务危机,李连杰焦头烂额。李连杰说:“我拍《笑傲江湖》续集(同1992年期间拍摄)时,有很大的感受,就是江湖好笑。”《笑傲江湖2》中的李连杰2006年,电影频道做了李连杰作品专题,接连播放了包括《太极张三丰》《精武英雄》《功夫皇帝方世玉》《冒险王》等8部影片。播完后,李连杰直白地评价:“我快拍到30多部电影了,其中有的是精品,也有的是为挣钱拍的。特别是1993年,我就像一只会生金蛋的鸡,被香港几个公司抢来抢去,那一年拍了5部作品,很多时候我只记得化了妆就打,也不知道为什么。”《精武英雄》中的李连杰事实上,1993年对于李连杰来说,是一段悲欣交集的岁月。这一年,李连杰几乎每天都泡在片场里,片酬升到了1600万港币,仅次于同为功夫巨星的成龙。袁和平曾说:李连杰就像一个功夫字典,“我合作那么多动作演员,李连杰是真的一流”。李连杰也在这年组建了自己的公司,推出了电影《方世玉续集》。他对导演元奎说,他要让观众知道,区别于李小龙的生猛和成龙的拼命,功夫电影还可以拍得儒雅。用元奎的话说就是:点到为止,招招留情。事实证明,李连杰做到了。打开电影的影评区,第一条评论赫然写着:“最后方世玉蒙眼提刀救母,是功夫片中的巅峰场面之一。”回头看,这也是李连杰的巅峰期,只是现实残酷,没有人可以永远站在峰顶。《方世玉续集》剧照1998年,李连杰走上一条前辈走过的路:进军好莱坞。一开始,他得到的角色是《致命武器4》中的反派,甚至为此争取了很久。他始终记得和导演见面的那天,他在厕所里,对着马桶一字一句背着整部戏的台词。在此之前,他其实并不懂英语。可影片上映后,这个在第19分钟出场的角色,让期待李连杰大展神威的中国观众大失所望。《致命武器4》中的李连杰李连杰在好莱坞的开局并不顺利,直到第四部电影《宇宙追缉令》,才算是站稳脚跟。当时,他是继成龙、吴宇森之后,第三位在好莱坞片酬超过1000万美元的华人。可有件事,他耿耿于怀。在美期间,他看到了一篇外文报道:“一部《少林寺》影响了中国一代人,但是培养了中国一大堆保安。”他开始思考,中国武术的内核到底是什么?仅仅是拳脚相加,大打出手的体力动作吗?似乎不该是这样。恰在此时,张艺谋给李连杰递来了《英雄》的剧本。《英雄》剧照《英雄》是张艺谋在商业片上的一次尝试。为了国际市场,他请来章子怡、梁朝伟,最重要的主角无名,却因为市场、片酬等元素,迟迟定不下演员。张艺谋在给李连杰的信里写:“中国的武侠片,都是为个人恩怨而打。《英雄》里面所有的人,都是为信念、为理想、为做人的境界和格调去打,根本不是报私仇……我希望西方人能看到,东方武术里面除了打得美、打得身手矫健,还有武侠里面的道义。”他的想法与李连杰不谋而合。2001年,李连杰自降片酬,出现在《英雄》剧组,出演无名一角。似乎从这一刻开始,李连杰变了。他的招式不再凌厉,待人接物也藏起锋芒。而三年后的一场天灾,更是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英雄》剧照2004年,李连杰和家人在马尔代夫度假时,突遭海啸。他带着两个女儿,在海浪里艰难求生。他回忆当时的场景:第二波海啸不知什么时候会来,不同国家的人手挽着手,一起迎接未知的审判。“人类有那么多人,其实就像一家人似的。我们那时候互相救的时候,黑人、白人,亚洲人、欧洲人,没人问你是哪个国家,说什么语言,我再救你。”2006年,他推出电影《霍元甲》,在武侠的世界里,融入了自己对生命的感悟。他借由霍元甲的口说出:“你们要做的不是去报仇,仇恨只会生出更多的仇恨,我不想看到仇恨,最重要的,是强壮自己。”年过四十,李连杰终于领悟,武术的最高境界,其实就藏在“武”这个字里:止戈。《霍元甲》剧照很多次采访中,李连杰都将《霍元甲》视为自己在武术作品上的终结。哪怕日后他继续出演了《投名状》、和成龙合作了《功夫之王》,他依旧没有改口这样的表达。他解释说,这句话是指放下自己弘扬武术的情结。可回头去看,这话也不尽然。《投名状》剧照2007年,李连杰开始醉心公益,报道他的关键词从“巨星”换成了“善心”、“修行”。他还加入了企业家俱乐部,和马云等人成了朋友。马云是个太极运动爱好者。他和李连杰提起,自己想拍部有关太极的电影,剧本构思得天马行空:马云是账房先生、李连杰是太极宗师,吉利的董事长李书福是个拉车的,巨人投资的史玉柱演个算卦的,王石、王健林都去挑砖抹墙……李连杰被马云说得热血澎湃,两人一起成立了“太极禅”公司。他说那时的初心就是,争取中国武术入奥。他始终记得2001年时,他应邀在联合国演讲,被台下人问:“中国武术是体育还是文化?”如果是体育,对应的是全民运动,可以投射到竞技场上。如果是文化,似乎就不该出现在奥运会上了。李连杰不死心,既然日本的柔道、韩国的跆拳道都可以出现在奥运的赛场上,没道理中国功夫反而没有资格。李连杰与马云16年后,他交出自己对这个问题的解答。2017年,李连杰联合马云,推出了新的运动形式:功守道。简单来讲,功守道是太极文化的一种延伸。在李连杰的计划里:“功守道通过标准化、透明化和可复制化的专业赛事运作,让全世界的年轻人都可以参与。”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公众对李连杰的评价风向,悄然改变。由于久不在银幕上露面,再加上公开修行佛法,李连杰的真实生活被蒙着一层神秘面纱。2018年,他在四川参加公益探访,顺路去了趟西藏。5月份,网上突然曝出他面容苍老的照片。2018年,李连杰(右)被曝出的照片英雄华发的故事勾动着大众的八卦神经,李连杰在感情和国籍上的争议被媒体咀嚼着投喂给兴奋的观众。再往后,每次李连杰露面,都要引起一番有关他颜值变化、年龄衰老的讨论。“瘫痪”“终生坐轮椅”“死亡”等流言甚嚣尘上,每隔一阵就卷土重来。李连杰看在眼里。2023年底,他公开露面,笑着说:“早上好,我还没死。最近还在被传我已经死了10年了,还有1000多万人关注,有人说死了那么多次都没死。”2023年底,李连杰近照而他对于争议的回答,其实就在功守道的同名电影中。电影里,他为自己设计了“扫地僧”的角色,是甄子丹所饰演角色的仆人。片中,他与马云用太极功夫互相切磋,点到为止。李连杰说,这个角色的设计灵感来源于他在终南山遇到的方丈师父。见面那天,方丈穿了一身白布衣,李连杰觉得十分有意思。“扫地僧是很好的,对外他是扫大家看得到的灰尘,内是扫自己心中的尘。”至于“大师”、“高手”等头衔,扫地僧从不看在眼里,“他已经找到自己,最后没心”。《功守道》中的李连杰2023年,李连杰写了本书,起名《李连杰寻找李连杰》。为了宣传新书,他罕见地登上访谈节目。节目里,主持人对过往有些追忆,李连杰本人却不以为意。他说自己并没有腱子肉,年过六十,肚子上也有了赘肉。银幕里的李连杰不过是一场经年旧梦,身体就像是一块瓦片,瓦片总会破败,不过早晚的事。“我光着身子来,最后穿三件衣服走,中间的名利权情都是暂时保管,最后你都要撒手。”20岁时,李连杰想过拍一部电影,主题是“最后48小时”。如果整个人类只剩48小时的时间,每个人的选择会是什么。狱警会不会继续看守监狱,犯人又会不会继续作恶。抢劫的人还会有吗?可抢来这些金钱又有什么用?人生无常,不如安然度过。网曝李连杰近照2022年,李连杰宣布退出太极禅公司。2023年底,60岁的李连杰在采访中说,已经向妻子交代了后事。“后事一切从简,不用立碑也不用办丧事,树葬海葬都无所谓。”回看这一生,他活得轰轰烈烈,爱也坦坦荡荡。事业上攀过高,人生路也踩过错。他站在功夫电影的高点,一拳一脚打出了属于自己的辉煌。然后,影片暗淡,英雄迟暮,很多事无能为力,不如尽早放下。有人说:“人们关注李连杰的生死,实则是恐悲一个时代的真正落寞。”2017年,吴京导演的《战狼2》锋芒毕露,功夫片被赋予了新的内核。票房刚过26亿的时候,李连杰就对朋友说,这部电影最终的票房纪录将会超过50亿,所造成的影响会媲美《少林寺》。不同的时代背景,捏出了不同主题的文艺作品,没有好坏之分。吴京和李连杰都是什刹海体校里走出来的武术冠军,一直以师兄弟相称。彼时,吴京问李连杰,自己之后要怎么做。李连杰对他说:“夹着尾巴做人,我们还有好多东西没做到呢。”交代完师弟,他转身离开电影,功夫和武林,不过大梦一场。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