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王家卫:造一个五彩斑斓的光影梦

时间:02-25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36

王家卫:造一个五彩斑斓的光影梦

2024年开年,由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作家金宇澄的同名小说改编,王家卫首次执导的电视剧《繁花》“响了”:腾讯视频热度值高达3万,央视峰值收视率突破2.6,豆瓣收获8.5的高分……故事讲述了青年阿宝在20世纪90年代的上海商界,奋斗沉浮的曲折经历。如今,该剧俨然成为一个文化现象:原著《繁花》转瞬售罄;网友争相学习沪语;剧中的黄河路等上海地标,挤满了打卡人群;配乐带动经典老歌重登热门歌单;就连上海吃食、服饰文化也被深度“考古”……孤品《繁花》央视评价“《繁花》在很长时间内,都会成为一部独特的影视孤品”。而观众最强烈的感受是,看剧时“得到的是立体、沉浸式的体验,是以往看任何剧都从未有过的”。一集就需要一部电影的容量,从接手的那刻起,王家卫就心怀野心,“这部剧表面是饮食男女,但里面要讲尽山河岁月、时代变迁”。以小见大、管中窥豹的拍摄手法,属实不易。不过对于誉满全球的王家卫来说,并非难事。“王氏镜头”、死磕细节、解构时间,是他数十年来一以贯之的独门技巧。剧中饰演风华绝代的李李的演员辛芷蕾在看到成片后,忍不住惊呼:“这是我吗?!”雨后的黄河路,灯光只照亮了画面一隅,光影在其脸上流动,她和阿宝并肩而行,彼此较劲又情愫暗生,光与影、静与动影影绰绰地交织缠绕,令人心醉。而在爷叔出场时,镜头里是一个背景加窗户形成的轮廓光,氛围冷峻严肃;玲子、汪小姐的画面多用暖色调,突出人物生活化的一面;李李的出现则用冷色调,刻画其神秘危险。辛芷蕾在剧中的形象这就是“王氏镜头”的独到审美——运用光影和色彩来营造氛围,镜头聚焦在微小的细节上,让每一帧都散发出梦幻般的气质,令观众沉浸其中,似与剧中人物呼吸与共。对细节的执着考究,是王家卫作品的另一个闪光点。《繁花》开拍时,王家卫就表示,“要细腻还原当事人当时的感受”。为此,剧组搭建了长达200米的黄河路,并一比一复刻了街道景观。为了追求逼真,王家卫死磕到了极致。比如,被人乐道的“阿宝变身宝总,爷叔为其爆改行头”的短短两分钟剧情,从西装的布料,到做二件套、三件套的款式,到什么料子做垫肩、口袋、夹里,花样之繁,说透了彼时上海人对穿着的讲究。这样的考究,出现在《繁花》的每个角落,就连剧里的吃食,都是叙事密码。汪小姐永远吃不腻排骨年糕,阿宝最喜欢泡饭配萝卜干,不同口味,都指向他们不同的性格特征。剧中的配乐,也经过反复甄选。《偷心》《执迷不悔》《安妮》《东京爱情故事》……平均每集“出圈”一首,因为这些歌曲不仅与剧情完美融合,也是时代的缩影。当熟悉的旋律响起,观众瞬间就被拉回那个轰轰烈烈、浓墨重彩的90年代。相较于驾轻就熟的镜头语言和精良细节,王家卫对《繁花》的最满意之处是“对时间的特别刻画”。《一代宗师》中的打斗场面时间,是王家卫情有独钟的创作母题,在他的作品中,时钟无处不在,时间兀自跳跃。《一代宗师》执着于“念念不忘,必有回响”;《重庆森林》里,让何志武不舍的过期凤梨罐头,隐喻了现代爱情。《重庆森林》剧照而《繁花》,时间化身为“上海节奏”或“深圳速度”,旁观人物命运、众生起伏。1978~1987年、1984~1988年、1992年以后,三条时间线娴熟地交织,穿插交代出阿宝与爷叔的渊源,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上海、深圳的落地起飞,阿宝和汪小姐、玲子等人的情感纠葛。很多观众感慨:“《繁花》的每一个镜头、每一个道具、每一个角色,都值得反复品味和探索。”王家卫的心愿达成了,他终于拍成了钟爱的那个上海,他的乡愁与所有人产生了共鸣。“文青”王家卫1958年,王家卫出生于上海。虽五岁时便随父母迁居香港,但上海是他永远的乡愁。当他第一次读到小说《繁花》时,就被迷住了,“像一卷上海的《清明上河图》”。青年王家卫王家卫忘不了远离故乡,举家在香港漂泊的辛苦日子。在酒店工作的父亲每日凌晨下班后,母亲就会起来为他煮消夜,二人在餐桌边慢慢倾谈,谈论最多的,就是思念的上海。这些谈资后来成了王家卫电影中的素材。《重庆森林》剧照只要有闲暇,身为电影发烧友的母亲就会带王家卫去看电影,“几乎每天都去,影院灯光一关,我俩就好像进入另一个世界”。而父亲则爱好写剧本,“连香烟盒子上都写满了剧本”。在“电影之家”长大的王家卫,虽然之后攻读香港理工学院的美术设计系,但他实在按捺不住对电影的热爱,每晚都跑出去看电影,并且“每次都带笔记本,贴上当天的电影票,然后写下影评”。后来,他索性放弃专业,加入电视广播公司的编导训练班,全职投入编剧创作中。《重庆森林》剧照当时的香港电影界被称为“东方好莱坞”,机遇遍地。幸运的王家卫遇到了恩师谭家明,以及后来的最佳搭档、美术指导张叔平,在二人的帮助下,他得以首次执导电影《旺角卡门》,一炮打响,不仅票房颇佳,还包揽了香港金像奖所有荣誉。《旺角卡门》剧照正当王家卫成为电影投资者宠爱的“香饽饽”时,他却推出了一部个人风格强烈的《阿飞正传》,由于价值观十分超前,当时的观众无法接受,以致票房惨败。但是反对的声浪还是无法阻止王家卫在创作上的坚持,“当时没人来投资了,不过那样也好,那我自己来做独立电影”。《花样年华》剧照祸福相倚,独立后的王家卫,完全掌控了自己的工作,才华反而得以挥洒,之后的数十年,从《重庆森林》到《一代宗师》,他创立了一个无人可取代的影像王国。尤其是他和摄影师杜可风、美术设计张叔平一起组成的“黄金三角”,更是造就了蜚声国际的“王家卫风格”。王家卫在拍摄现场有人说,选择看一部王家卫的电影,就意味着进入一个强烈的梦境。影片中梦幻的光影、鲜艳的色彩和动人的音乐编织出一种强烈的氛围,让观众完全被催眠。在王家卫看来,自己的影像灵感来自文学。他酷爱阅读村上春树、刘以鬯以及马尔克斯的作品,但对他影响最大的作家是阿根廷的曼努埃尔·普伊格。可以说,王家卫电影的叙事技巧、台词、配乐、美术都深受其小说的启发。《花样年华》剧照从影40年,王家卫拍摄的电影不过十余部,但每部都摘得国际大奖,从未失手。“十年磨一剑”,是他的工作信条,也是独属于他的一份“不响”。“不响”如果要问是什么支撑《繁花》内在的价值表达,答案应是“不响”。剧中阿宝对“不响”的解释是:“不该讲的、说不清楚的、没想好、没规划的、为难自己、为难别人的,都不响。”而王家卫理解的“不响”是“只讲我能讲的、我想讲的、我讲得好的”。《东邪西毒》剧照众所周知,王家卫是拍戏最为拖延的导演。《繁花》从筹备到完成,耗时九年,把男主胡歌“熬”成了中年;《一代宗师》的拖延更是旷日持久,从构思到上映长达13年,演员们花费数年时间拜师学武,其中张震竟然“熬”成了八极拳高手。《一代宗师》剧照所以,王家卫为了达到他心目中的“不响”,几近完美主义。这对很多演员来说,是终生难忘的磨砺。梁朝伟回忆,在《阿飞正传》里,他一场戏吃了27次梨,而刘嘉玲更是擦了46次地,才达到导演满意的效果。《一代宗师》最后一场戏,王家卫拍了90个小时,最后大家体力都近极限,但他还戴着墨镜,纹丝不动地站在镜头前表示:“要把所有能拍的都拍完,不拍以后就没机会了。”《一代宗师》剧照另一个造成王家卫拖延症的原因是不用剧本。他“拍戏从不会先想message(要点),纯粹是直觉”。惯常的拍摄节奏是,摄影师先给演员拍一系列分场作为热身,他就锁在酒店房间里,对着这些影像资料推敲演员的个人特质,苦苦思索剧本,然后才开始真正的拍摄,边拍边碰撞新的灵感。所以,他需要一遍遍地拍摄,再一次次地推翻重来。《阿飞正传》剧照曾有人评价,“王家卫拍的不是生活,是生命,但又不是那种‘海燕’式昂扬的生命,而是一簇生命的火苗,在那里孤独地摇曳着”。因此他能直抵每个人最幽微的内心,触及最深刻的孤独,挑起最细腻的悸动。或许这就是观众眼里王家卫的“不响”:以其40年的一腔孤勇,为我们造一个斑斓的光影梦,让我们得以有幸,在这个梦中寻觅自己的人生奥义。摘自《青年文摘》2024年第5期最美的时光•最真的陪伴历史 | 人文| 美学 |科普|励志联系电话:010-57350596邮箱:hezuo@cyp.com.cn(投稿请在邮件主题上标注。)第十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人世间》 中国青年出版社 梁晓声/著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